榴莲视屏

索科维亚领空

“自由,自由,这里是塔台,空域已净空,你们可以下11300”

“收到,塔台这里是自由,我们正在下降”

马华力上校坐在驾驶席上满意的啜了一口手里的咖啡,这可能是他这辈子最惬意的一次飞行,不用戴着氧气面罩,也不用穿抗荷服,只需要穿着一件紧身飞行夹克,戴着战术耳机,最重要的是,哪怕他把咖啡倒的与杯沿持平,也不用担心会溢出来。

“呼叫自由,这里是重锤一号,我们看到你们了,这玩意可真美啊”无线电里传来一个酸溜溜的声音,这是一支在地面的侦查引导小队。

“多谢夸奖,重锤一号”马华力笑着切掉频道,在另一个频道里,他们的大老板正等着他们的回馈。

“情况如何马华力上校这比你的f14好多了吧”

“恕我直言,长官,在这里面我感受不到飞行的乐趣,不过这里的确比我的f14舒服多了”

“那你现在还抱怨这是个大玩具吗”

“我向你道歉,长官,还有两美元我回来给你”马华力虽然嘴上这么说着,不过眉宇之间的得意之色却是掩藏不住的。

历经整整一年,三班倒的力以赴,巨神的第一艘军械巨鸟自由正式走下了生产线。

这艘翼展长达一千一百米的钢铁造物被8台螺旋桨缓缓推上天空,电推进让它发出的噪音几乎微不可闻。

韩国性感模特清纯诱惑写真

内部的两台核聚变引擎更是让这玩意可以持续飞行数年之久,当然,原版的微波输电功能费舍尔也没落下,在两台聚变引擎失灵后,巨神的两部高空卫星会为它提供能源,供其降落在机场或水上。

至于在武器方面,自由只装备了80架q101无人战斗机和12部对空导弹发射器以及六部点防御系统,当然,军械巨鸟最引以为傲的自然是那套覆盖面积极大的球形护盾,这是一种将整流天线得到的电力瞬间放出的偏转屏障,虽然原理山缪尔海登博士还在研究,不过这并不妨碍他将这玩意一比一的仿造出来。

虽然可以做到无人化驾驶,不过因为第一次出击,所以费舍尔还是安排了两组8人的驾驶员进行备选,指挥官则是前海军上校马华力,参加过海湾战争,基本上开过所有美军飞机的他一开始见到军械巨鸟时还在责怪费舍尔脑子有坑,造这种华而不实的玩意浪费钱不如把他看过图纸的胡狼造出来。

但当自由号完成之后,马华力上校就变了口风,颜值就是战斗力,大即是强就成了他的口头禅。

当自由号巨大的身影从云端出现的那一刻,整个世界都安静了,逃难而来的索科维亚难民看着天上静静回旋的巨鸟念念有词的跪下,而索科维亚的政府军和官员心里心里却无比激动,原本对巨神态度冷漠的军方恨不得跪下抱着费舍尔的大腿喊爸爸,就连一众高层官员也都急急忙忙的让逃到国外的老婆女儿打扮的漂漂亮亮回来邀请费舍尔参加晚会。

至于联合国五大常任理事国,英法忙着从债务危机里搞希腊,俄罗斯倒是紧张了不少,不过随着他们拉了一枚大当量氢弹到前线机场后,他们也就不紧张了。

至于美利坚,此刻美国的政客们已经吵成了一片,共和党想着让巨神交出这玩意,而民主党内部也分裂成数派,摩根财团想着肢解巨神,而波士顿财团和其他的一帮子财团则拼命的反对,至于军方,国防部里空军司令海军司令已经算是被巨神喂饱了,陆军倒是没发表意见,因为泥腿子不配,倒是国防部长表达了自己的忧虑,但也只是忧虑,因为大家还在等着看看这玩意到底战力如何。

在彻底完成检测后,军械巨鸟动了,因为是螺旋桨推进,军械巨鸟的速度并不算太快,只有五百五十公里每小时,但这个速度也足够它在半小时内抵达前线了。

“体注意,抵达战区,准备释放无人机队”马华力上校放下咖啡,把注意力转回自己面前的大屏幕上,上面有军械巨鸟的三视图,在它的右翼有无数的小光标,那是军械巨鸟挂载的q101无人攻击机。

“无人机队准备完毕,开始释放”随着马华力在液晶屏上敲击两下,自由的右翼下方位置突然落下密密麻麻的三角形金属块,这些金属块在脱落不到一秒后突然翻转,接着两道后掠翼从两边弹出,随着尾部的喷射口喷出耀眼的蓝色火焰后,这架转换为战斗形态的q101无人机就已经蓄势待发了。

“呼叫hq,自由已经做好战斗准备”

“收到,自由,这里是费舍尔,祝旗开得胜”

地面正在拼命挖掘战壕的**武装早早就看到了那架慢慢靠近的巨大飞行器,不可言喻的慌张在士兵间蔓延,就连军官也聚在一起窃窃私语,对于他们来说,这场战争太过陌生,先是来自数千米外的精准狙击扰的他们夜间无法休息,然后是来自一百多公里外的激光制导炮击,他们驱使民工花费了一个多月修筑的临时防线就像被巨人踩过一样,水泥碉堡被灌顶攻击炸开花,埋伏在半掩蔽工事的坦克炮塔飞出数十米远,本以为天亮后巨神会发动步兵攻击,那些惶惶不可终日的士兵只能不断的挖掘自己脚下被冻的硬邦邦的土地来给自己一点仅存的安感。

“我们怎么办”一名军官强忍着自己牙齿打架的冲动看着自己面前的长官,接着他发现好像自己的长官脸部肌肉也在抽搐。

“我已经上报了指挥部,请求他们派出空军”前线指挥官想安慰安慰自己的手下,但是看了看自己颤抖的双手,还是放弃了这个打算。

前政府军空军基地“贝奥武夫”

施陶贝尔格拿起自己面前的飞行员头盔,上面的红色五角星已经黯淡,作为一名东德前飞行员,他曾经觉得自己这辈子是再没有机会飞上蓝天了,不过不久前,他和一批老朋友被雇佣来到了这片土地,以一名飞行员的身份,在这里,他看到了自己曾经飞过的米格29,已过不惑之年的他又迸发了年轻人的那股活力,只要还能让自己飞,管他和谁打仗

在收到那个阴森森的军官命令后,施陶贝尔格就穿着抗荷服提着头盔走出了休息室,他不喜欢这里,这个基地的氛围,那些军官的眼神,他喜欢在天上,那种无拘无束的感觉。

“你们的敌人是一架可能在数百米大小的无人机运载舰,看起来没有什么武装”一名戴着眼镜的**武装军官正滔滔不绝的念着自己手里的情报。

“不用了,天上的事瞬息万变,很有可能他们的护航机正在路上,我们最好抓紧出动”

说罢,施陶贝尔格就踩着悬梯登上了自己的战斗机。

依靠着战俘和雇佣来的技术人员,**武装勉勉强强将政府军留下的米格29利用了起来,再加上之前政府军遗留下来的两部kasta2e2预警雷达,至少起飞环节还做的有模有样,很快两个连队的米格战斗机起飞完毕。

“老伙计,我有预感,今天,可能是我们的大日子”爬升至5000高空转平飞后,施陶贝尔格平静的对着自己的僚机说道。

“那应该也是我们的大日子现在,让我们看看这么多年过去,那些年轻人整出了什么乱七八糟的玩意吧”代号石楠花的僚机笑着说道。

“对,我们出发”

因为之前的军衔最高,再加上东德的飞行员最多,**武装的这两个米格联队都以施陶贝尔格为首,而后者也很自然的接过了指挥权。

“灰猎犬中队,你们负责前出哈士奇中队和波斯猫中队你们沿着东北方向前进,在抵达二号空域转西南,这样如果我们运气好,你们可以出现在敌人背后,而且你们还有云层做掩护剩余的木锯中队和鬣狗中队跟着本队,我们正面迎击对方”

“收到,蓝色多瑙河,祝好运”庞大的机群瞬间分成三部分,四架米格29极速爬升至一万高空,接着钻进云层消失不见,只留下四道淡淡的云气尾迹。

“长官,卫星发现敌方飞行器,确认型号为米格29,我们要不要开火”军械巨鸟的驾驶舱里,火控员抬头看着自己前面的马华力。

“米格29老朋友啊”马华力露出一丝怀念的表情,接着说道:“不要开火,让无人机继续攻击地面,我们等他们过来”

“是,长官”猜到了自己上级要干什么的火控员只能在心里为那些还不知道会发生什么的正在靠近的米格29的驾驶员说一声抱歉,接着就身心的投入到操控对地面攻击的无人机中。

而在施陶贝尔格这边,他也在云层间看到了自己的目标。

“那可真是个大美女啊”

头像

About Auth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