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瓜影院污在线观看

最新网址:.

已完成升华仪式

阶级晋升中——

在漆黑一片的世界中,安南眼前划过大量的数据流,身体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变得越来越热。

“咳——”

他忍不住低声咳嗽了一声。

随着自己的咳嗽声,他的耳边似乎听到了铁锤的锻打声。

一团无比灼热的火花,随着咳嗽声从安南的喉咙间迸射而出。而这火花落地时隐约照亮了周围的环境,还未落地便又很快熄灭。

这声咳嗽仿佛揭开了某种序幕。

在这之后,安南便开始剧烈的、无休止的咳嗽。

他每咳一声,耳边便响起铁锤落下时的锻打声。

无数火花伴随着杂质从体内迸射而出,他隐约能看到自己咳出的东西、像是铁的碎末又像是煤炭的渣滓,体积也是越来越大……甚至能看到一块大拇指大小的、像是仍然燃烧着的煤落在地上。

朦胧日系感清新可爱少女写真图片

紧接着,这些“煤”的数量便越来越多。地上逐渐被照亮,无数“煤炭”聚拢在一起,让周围昏黑一片的世界浮现出了些许火光。

直到安南咳出了等同于自己三分之一体积的“杂质”,他才终于变得平静了下来。

而这时,安南身边已然不在那么昏暗。

他抛却的灵魂杂质、在地上形成了小小的篝火,稳定的放出暖色的光辉。

但安南却感觉到了前所未有的疲惫感。

就像是被掏空了一样……

他强打着精神,努力将注意力集中起来。

这时,在地上的暖色光辉中,三个彩虹色的光团渐渐形成,随后从火堆中分离,并缓缓漂浮起来。

诅咒显化——

被系统提示所惊醒,疲倦无比的安南定睛望去,注视向光团内部。

在第一个光团中,他看到了一枚像是埃及壁画般抽象的绿色瞳孔:

天使的左眼(永续型):你将永远失去自己左眼的视力,且无法用任何方式恢复左眼的视野

而在第二个光团中,是一个四面八方都被友军护卫起来的将领:

军团意志(禁忌型):如果你的视野范围内,没有愿意听从你命令的友方单位,你将变得格外脆弱(属性-33%)。

注:当有“未被你的部下察觉、阻拦或攻击”的敌人攻击你时,你将额外受到50%伤害

第三个光团中,则是一只咬着自己尾巴的,身体上有着灰白双环、瞳孔碧绿的小蛇:

循环仍在继续(永续型):你每背叛一次他人,就终将被他人背叛一次

这次安南没有得到化解型的咒缚。

而和上次一样,三个咒缚的负面内容都写的非常清楚。

也与上次一样的是……选择每个咒缚时会得到什么力量,依然还是完没写。

……但这次的咒缚,却比上次要好选的多了。

或者说,安南已经渐渐理解了“咒缚”这个机制。

对于非猎人系职业的超凡者来说,他们无需考虑咒缚是否会为自己带来巨大的优势。

这个世界很公平,一切事物都有其代价……得到的越多、所要付出的就越多。

但它又很不公平。

因为付出的多,得到的却不一定多。

第二个咒缚,是表面上来说副作用最大的,也是传统意义上“一旦被发觉、就可能带来生命危险”的那种咒缚。它等于是直接给安南特化了一个弱点——弱暗杀者、弱斩首战术。

看似三分之一的属性不多,但实际上这是非常大的削弱。

因为这个世界中,属性是有“阈值”的说法的。

十点以上、四十点以上,包括后面的五十点以上……都会有一个非常明显的飞跃。

别的都好说,但安南的感知如果触发了这个咒缚,很有可能会被直接砍到四十以下。这对安南的两个职业来说,都是很大的削弱。

虽然这个咒缚一看就知道,它必然带有某种光环能力——但实际上安南并不需要这个。

因为无限复活就已经是最好的团队光环了。

其他人做得到吗?

安南摊手.jpg

而第三个咒缚,看起来代价是最低的——只要安南不去背叛他人,就等于不存在。

但安南却是毫不犹豫。

在看到这个咒缚的第一眼,便立刻将它排除在外了。

倒不是因为他打定主意想要去背叛某人……当然,如果这种行为高效副作用又小,安南自然就会去做。只是他不会刻意去做而已。

安南真正不愿意的,是自己的行为模式被咒缚所绑架。

他希望自己选择信任他人的时候,是因为他自身的道德、常识,以及他与他人的感情让自己作出了这样的选择。而非是被这咒缚所约束,告诉自己“你如果背叛了就会遭受报应”。

安南认为,“如果我持有了这样的咒缚,那么每次我选择‘不背叛他人’的时候,都会松一口气,想着‘咒缚又没有触发’”什么的……

——但那不应该是理所当然的事吗?

虽然在结果上是一样的。都是不背叛他人。

但安南认为,这毫无疑问会弱化自己的意志、削弱自己行为的纯粹性。

就像是安南以前为灾民捐款时都是匿名一样——他的目的是捐款本身、而不是得到记者或领导的褒奖;而在他救下落水的孩童时,目的是为了救人、而不是得到小孩家长的钱财;他也曾与试图自杀的网友彻夜聊天、开导对方的情绪,这并非是为了贪图对方的身子,仅仅只是他不想看着一条生命平白逝去而已。

他行善事,不是为了他人的感激、不是为了名声与钱财、更不是为了下辈子的福报、不是为了死后如何如何。

如果一定要说为什么……那就是“我乐意”。

仅仅只是因为有善心,就去行善事——不行吗?

毫不犹豫的排除了两个咒缚,摆在安南面前的就只有一条了。

虽然失去一颗眼睛的视力,也会非常麻烦。但这对安南来说,反而不是非常严重的情况。

他还记得在自己进入真理形态的时候……身上出现了许多许多的眼睛,每个玩家都是他的眼睛。

到了那时,他也不会缺这一只左眼。

就是在抵达黄金阶……或者说抵达真理阶之前,要想办法过渡一下了。

“稍微有点后悔了啊……”

安南喃喃道。

如果自己在第一次进阶时,选择了“永失之眼”……是不是再选择“天使的左眼”,就可以把第一个咒缚的负面效果覆盖掉了?

……当然,也有可能是负面效果变得更强?

毕竟说到底,这也是同一个人的眼睛嘛。

都是艾蕾的左眼。

安南伸手,碰向了第一枚咒缚。

剩余两枚彩虹色的气泡顿时破裂,化为两道流光、融入于第一枚咒缚之中。

它在虚空中上下晃悠了一下,随后突然加速、冲入到了安南的左眼之中。

在短暂的、灼热的剧痛之后,安南突然失去了左眼的视力。

他看不到自己的左眼变成了什么样……但安南看到自己眼前浮现出了新的文字:

天使的左眼:附着于左眼,无维持费用、无法解除

当有人准备背叛你时,在你的视野范围中,他将被立即高亮表示、且穿越障碍物显示(因此本效果无需睁开左眼也能使用)

……怎么说呢。

“有用倒是挺有用的……”

安南喃喃道,面色有些复杂。

就是这个效果……

他微微抬头。

……这是你给我最后的礼物吗,艾蕾?

最新网址:.

头像

About Auth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