富二代f2app下载安卓免费

人间自有银河,只是在与幽冥中、极为难见,就算是深入了星空、也是被一层黑蒙蒙的无数气缕遮掩。

但在这里,一瞬曙光成了夕阳,数分之上罩绿叶,又成春风涌潮浪。

风轻云低,处处生光。又是遍地飞鸟。

这里一片生机,像是不属于幽冥天的范畴内。但这的的确确是幽冥天,且就是在楚程身处的那连延数千里的幽冥石脉中。

这像是一片生机之地,但人们无法推断出此地的起源。四处有清溪浅水,又有鱼儿小虾,还有众多动物。

“至少…有方圆几十万里地。”有人咳嗽了一声,开口道。

“先作歇养,您伤势过重。”又有人开口劝说。

“好。但我等不能松戒、多加谨慎小心。”

只见一名身着灰衣、双鬓花白的中年男子又是咳嗽了一声,伸手解开缠在腰间的布巾,也不知是否被疼痛触及,再次剧烈的咳嗽,不断有乌色的液血从嘴角溢出。

当解开布巾时,显露在眼前的是如同墨画般的印染,除了边角未染、其余都是惊心触目的血色。

中年男子拿出一粒丹药吞服,缓缓闭起双眸,脸色显得特别平淡与淡定。但这只是表面,在他的内心极度不安惊慌。

“莫要乱走动。”中年男子忽然听到脚步声,猛地睁眼、朝着一名修士呵斥。

小清新女生的慵懒时光摄影图片欣赏

这里有八人,多多少少带着伤势。脸色较为苍白,但并没有惨白像,身上也没有一丝鬼气。

这些人,不是幽冥天之人。而是来自其它苍茫浩宇。

“刘长老,这里没有丝毫死气。显然咱们误入了一处洞天。这里、应该没有强大的鬼物。我瞧那里有果树、便是采摘几个来止渴。”那名修士只是一笑道。

“这里可是我等误入?”中年男子眉头一皱,再次拿出一枚丹药吞服、苍白的脸上才有了一丝血色。

此言而落,众人皆是一愣。那名修士脸色顿时难看了起来。

“我等…是被那数只上阶鬼仙紧逼,不明不白的来到了此地。”

中年男子点头,又道:“我等一行人,奉秋璇天尊之命,从红叶天来到幽皇天驻守。毕竟如今幽冥之主已经现世。六月前、南方战乱、出现三尊鬼神、带领三亿阴兵攻打南阳关。这只是开头,虽说三尊鬼神、不算多大的浩劫,但之后必定会风起云涌,鬼神降临数会越来越多。”

“到了那时,就算集其九座苍茫之力,也难以抵挡。”

“幽冥之主,乃是最为古老的存在之一。天下之间无几人可以匹敌。想要与其一战、必须寻到五蕴之灵。”

“南阳关、是幽冥天人族修士修炼圣地的第一道关卡,那里有天尊镇守。而我等的使命、便是寻找五蕴之灵。来到这里,也是苍茫道盟的卧龙天尊推衍,推算到了几处地可能有五蕴的行踪。”

“我等一行人,本是一百二十三人。皆是在渡劫境之上。其中有三名玄涅境,六名玄照。一路之中,遇到数尊上阶鬼仙,但集数强者之力,这一路有惊无险。只是陨落了几人而已。”

“但就在这此地,就在卧龙天尊推衍中的这一地。却是只剩下我等八人。三尊涅境、只剩下刘某一人,六位玄照境强者、近数折落。”

“刘某身受重创,没有巅峰之力。而们便是如那老弱残兵,若是再起变故,可没有护等之力。”

“这处地方虽然宁静,但是太过不寻常。我等进入这里,那数尊鬼仙、却是没有追至。只是在外徘徊。们认为,这是为何?”中年男子双眸眯起,转头望向后方。

离他们二百米之处,与此地之景格格不入。这里如是长春四季,但在那里黑蒙蒙一片,又有几道模糊的身影在外徘徊走动。

“刘长老….是说…这里有着让那数尊鬼仙忌惮的存在?”有人颤声开口。

中年男子点了点头,长叹了一声。道:“应该是了。只是不知这是福地,还是祸地。五蕴因天地而变,因善成福、因恶成祸。其恶成度、堪比四大凶极。”

“若这里真的存在着五蕴,让那数尊鬼仙忌惮,又是五蕴成凶,那生死只能听天由命了。”

中年男子又看了一眼其他脸色苍白的七人,心中暗叹。内心喃喃。

“叶道友与石道友虽说身死,但在红叶天中留有复生手段。希望他们能够尽快重聚元神、将此事告知秋璇天尊,好派人前来支援。这里…很有可能存在五蕴。”

中年男子拿起一块令符,暗淡无光。任由神念入之,也无法传讯,与外界彻底隔绝。

“若是有五蕴成恶,死在其手中、怕是复生无望啊!就怕叶、石两位道友,暗中遭受到了五蕴出手,复生也是无望。若是数月后没有传讯,苍茫道盟、又是派人来此、又将折落十数位第二步强者。”

“若是真有五蕴,只有数位天尊出手、才能捉捕,否则都是送死。”

“刘长老,我看此地四季如春。没有任何不详的气息,或许就算真的有五蕴缠身,也不会成恶。”有人想了想开口道。

“最好是成善。五蕴对九座苍茫浩宇下的人族来说太过重要。这是唯一斩杀幽冥之主的办法。”中年男子点头道。

“刘长老,五蕴虽然重要。但听闻百年前、苍云天中出现了疑是禁忌的存在现世,若是这一位出手,那这场幽冥之祸也可迎刃解。”

“这些都是传闻。况且若是真的禁忌出世,也无法追寻。就算寻到,普天之下谁有资格请他出世?”

“到了那个地步,已是似苍生为蝼蚁,众生的死活、已是不入眼。这一切,还需依靠我们自己。”

风雨潇潇,一滴雨忽然而落。使得这方世界变得乱糟杂吵。

四周飘起了叶片,那草、那树也都在飘摇。当一片叶、飘临那一位离一棵果树近距不过十米那名修士时,一股奇诡的气息轰然降临。

那一棵果树大摇一震,在这一震之下,天地刹那变得模糊了起来。有蠕动之声忽然响起,又有流光溢彩。

当这流光出现时,不详感瞬间当头袭来。

众人看到那一棵棵树的枝条上,那些盛开的果实,变得艳红了起来,如血一般。

刹那之间,成猩红之目。一声惨叫中,大地被掀起、乱根盘错、瞬间缠绕起那名修士,像是生灵的血管一般,有红色的汁液在流动。

一名渡劫境修士,瞬间成了干尸。

整个世界,成了炼狱之地。没有鬼物、却是更加恐怖。

此刻,楚程挑动着一具尸体,这具尸体,没有任何伤势。只是在死前仿佛遇到了惊恐之物。

前前后后,他们二人所遇已经十数尸体。其中一具,身上气血磅礴、一滴血便是奔涌着滔天之势,使得那些鬼物不敢接近。

“这具尸体…身前乃是涅境强者。身上却是没有一点伤势,元神却灭。这是受到了当头一击,直接被搅灭了元神了吗?”

秋月白脸色变了变,这一路虽然没有遇见鬼仙,但所遇见尸体,便证明了这幽冥石脉中、有着威胁二人性命的危机。

“四处只有交战的痕迹,那些蕴藏着幽冥石的石矿并没有动过的痕迹。就算是崩落幽冥石、也没有人捡取。”楚程提着大剑,碰触着这具尸体。

这具尸体,脸色虽然惨白、但还有温度。显然是死去没有多久。

“这不是幽冥天的修士。他们来此处又是为了什么?我二人在这黑暗之地行了数百里、一路所过、那些矿脉没有多少损坏,显然这些人的目的、不是为了这石脉而来。”

“这名强者身死不超过一刻钟。这等强者若是战起来,那声势必定惊天动地、遥传百万里。但我等行来时,却是没有听到任何响动。”

“除非是…修为远超于这名涅境强者的存在出手,一击中斩灭元神。能做到的这一点的、唯有不死不灭的存在…….”

“唯有…鬼神!”秋月白神色凝重道。

“看来…张沐白与双风天雄兄弟二人,凶多吉少。”楚程眉头紧皱,也是轻叹了一声。

若是真有鬼神,联想到张沐白毫无音讯、折落在这里的几率很大。

灭境大能极难遇见,这是在苍云天中。但在这幽冥天中、只是短短三年、便又要遇见一尊了吗?

三年前,若不是幽冥鬼蛾召唤幽冥之主,那一次就算无涯道尊赶至,也是九死一生。

在这里,仅是他与秋月白二人,难以抵挡。

“再找找。若是鬼神出现、再逃不迟。我有一式,应该可以抵挡鬼神片刻。”楚程想了想,开口道。

秋月白点了点头,轻声道:“一切全由公子做主。”

“只要多加小心,又身怀传域符,在鬼神面前逃脱应该不难。”

楚程再次开口,然而他与秋月白并不知晓,在那黑暗深处、有一道身影屹立其中,在他的手中,握着一具淡薄的元神。

这道元神,神色惊恐。容貌赫然与楚程所见的那具尸体相同。

头像

About Auth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