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1安装破解版

或许是因为昨晚下过大雨的缘故。

即使到了上午十点,罗斯堡的街道上也算不上温暖。

子爵府的仆人被带走的带走、遣散的遣散,安南和萨尔瓦托雷一时竟是找不到能送他们出门的马车夫。

不过好在子爵府与税务官儒姆诺特达姆的住所离的也并不远。

安南两人也不是那种矫情怪。

他们散着步,就能溜达过去。

“你的那些护卫们不用管吗?他们昨晚可是立了大功。”

萨尔瓦托雷随口说道。

安南只是轻笑一声:“他们现在肯定还没睡醒呢。”

“……这都已经快中午了啊?”

萨尔瓦托雷有些讶异的回过头去,看着身边的同伴:“你对他们这么宽松的吗?”

“不,只是我猜……他们昨晚回去肯定是睡不好的。”

居家清纯美女扮女仆

黑发蓝眼的小领主,笑眯眯的望着萨尔瓦托雷。

他可是通宵看着他们打了一晚上的副本。

今天早上也是看着他们关了直播,一个个跟下饺子一样下了线的……

见安南这幅样子,萨尔瓦托雷眉头微微一挑:“你看上去很自信啊。”

“是啊,要赌一把吗?”

“别把我当傻子,唐璜。”

萨尔瓦托雷嗤笑一声:“既然你这么有自信,我才不会上当。”

安南有些讶异的看着萨尔瓦托雷。

没想到这家伙在这种无关紧要的时候,思维能如此清醒而果断……

或者说……

“原来你不傻的啊。”

安南赞叹道。

萨尔瓦托雷顿时恼羞成怒:“狗屎,你这矮子在说什么东西?”

因为理所当然的

在这种小事上,萨尔瓦托雷通常会听从影子的建议。

呼吸着新鲜空气,安南深深呼了一口气,感觉到了些许愉悦。

昨天可以说是相当漫长的一天了。

对安南来说尤其如此。

击杀杰拉尔德、杀死贾斯廷和巴伯子爵,然后又乐呵呵的看了他们通宵跪了一晚上,自己凌晨六点爬起来又刷了一个本……

他是货真价实的累了一天一夜,脑子一直没有停转,身体也仅仅只睡了一个半小时而已。

这一天也实在是过于充实了。

可恶,难道我上辈子欠下的加班,现在都要补回来吗……

“阿嚏!”

萨尔瓦托雷打了个喷嚏。

刚刚下过雨,十二月的北海领的海风,让萨尔瓦托雷的身体有些微微发抖。

“你冷吗?”

安南有些关切的问道:“我的衣服可以给你穿。”

看着这个比自己矮不止一头的未成年人如此关切的问道,萨尔瓦托雷显然有些恼羞成怒:“谢谢你唐璜但是不用了我还没这么冷

“而且,这就已经到了!”

顺着他的目光,安南看到了一座不大不小的宅邸。

大约像是现代的独栋别墅的大小类似,有着两层楼、青黑色的石墙外爬满了类似“爬山虎”的某种植物。院落很小,透过铁栏杆可以看到里面种着一些蔬菜。

看上去,这栋房子至少已经住了三四十年了。

很是有些年头了。

“……他们家的仆人呢?”

萨尔瓦托雷有些奇怪。

他走上前去,大喊一声:“有人在家吗?”

奇怪的是,里面没有任何回应。

“不在家吗……嗯?”

萨尔瓦托雷有些疑惑,想要查看一下门锁。

却发现铁门的门锁被人从外面破坏掉了,门并没有锁住。

他们两人对视一眼,敏锐的察觉到了什么不对。

直接打开铁门走了进去。

若不是因为他们两人的身份足够高贵……即使被当成小偷或是强盗也是完有可能的。

但幸好。

他们两个人无需在这个时候顾忌些什么,只是径直打开铁门,走了进去。进门前,萨尔瓦托雷专门将铁门带上……防止有人跟着两人摸进来。

“诺特达姆?”

“在吗,儒姆!”

他们两人呼喊着。

大厅的门也没有关。

但直到走进大厅,都没有人回应。

甚至在整栋房子里,都没有生人的气息。家具和地面都落了一层淡淡的灰。

“……你确定他家是在这里吗?”

安南微微皱起眉头,快步走在前面,右手扶着腰间的挎包值得信赖的剔骨刀先生正在里面随时待命。

他隐约察觉到了不对劲,但一时之间又说不上哪里不对。

“他是家都出门了吗?”

跟在安南身后的萨尔瓦托雷微微皱眉,喃喃低声说着。

他习惯性的,将正厅的门随手带上。

“小心!”

安南的瞳孔瞬间一缩。

他几乎是立刻察觉到了,一股奇异的、浓郁的危险不知从何处袭来。

一股渗透心脏的阴寒感,从他的脊背、脖颈渗入,安南身仿佛都浸在冰水中一般,仿佛身都被束缚住了一样,一动也不能动。

安南与萨尔瓦托雷对视一眼,很快从萨尔瓦托雷那满带惊慌不安眼袋黑眼圈的目光中确认到,这家伙也不知道这是什么情况……

“……我觉得他们是会来的,梅米。”

一个有些熟悉的声音,从隔壁的房间中传来。

那正是属于儒姆诺特达姆的声音。

“不可能的,儒姆。人家就是跟你客气客气……那两位大人物多忙?”

这是一个女人的声音。

听上去就很是干练,而且有点冲。

而且安南能大致判断出,她现在心情不是很好,而且很是有些暴躁。

“要我说……哎?”

就在这时,那女人走到了大厅中来。

看着安南与萨尔瓦托雷两人出现在这里,她明显惊了一下。

安南立刻察觉到

这是一位孕妇。从腹部的隆起程度可以看出,她已经随时要进入待产状态了。

在与她对视的瞬间,安南第一时间便露出了纯净而温和的笑容,向那女人行了一礼:“夫人,上午好。如你所见的,我是唐璜杰兰特这位是萨尔瓦托雷黑塔。

“诺特达姆先生邀请我们前来做客,于是我们就来了。另外有些失礼,门没锁我们就进来了。”

“是的,”萨尔瓦托雷也反应了过来,连忙补充道,“我们之前在门外喊过两声……但是没人开门。”

“蠢货,你不该说这个的!”

影子那低沉嘶哑的声音在萨尔瓦托雷心中有些暴躁的响起:“你都暴露了,好好像唐璜学学,什么才叫演技!不行就让我来!”

滚蛋,我才不可能让你出来……

萨尔瓦托雷在心里嘟哝着。

果不其然,正如影子所说的一样。孕妇有些怀疑的看了一眼萨尔瓦托雷一眼很显然,他们并没有听到安南两人的呼唤声。

“也有可能是我们的声音太小,”安南仰起头来,认真的看着孕妇,发出清脆稚嫩的声音,“毕竟我们都是客人。不能太吵闹。”

可能是安南的言语具有说服力,亦或是安南的面孔让她下意识的软化了态度,孕妇看着安南脸上情不自禁的露出了难得的笑容:“哪里,快请坐,领主大人!还有这位镇长阁下,是吧?我去给你们倒茶……儒姆,快出来!大人们来了!”

说罢,她向屋内喊了一声。

很快,儒姆诺特达姆就有些慌乱的走了过来。

他勉强穿上了正式些的衣服,但扣子还是没有部扣上:“抱歉,没想到你们会来这么早……”

安南和萨尔瓦托雷对视一眼。

没错,这正是他们昨晚见到的儒姆诺特达姆。

但刚刚是怎么回事……

他们两人有些警惕。

安南顺着诺特达姆的指示坐下,右手指尖不着痕迹的扫过桌面。

没有灰尘。

安南沉默了几秒,突然开口道:“我们这么早过来,是为了邀请你一起出去吃饭。”

说着,他瞥了一眼萨尔瓦托雷。

萨尔瓦托雷很快心领神会:“是的,我们今天也有事要忙……你知道的。关于子爵大人的事。”

“嗯,嗯……我知道。所以是,要出去吗?”

诺特达姆略一迟疑,点了点头。

他向屋内喊了一声:“我们今天出去吃午饭,梅米!不用准备了……我吃完饭就回来!”

诺特达姆说着,有些不好意思的对安南说着:“抱歉,我的妻子快要临产了,走不开人……不过不太远的话还是没问题的。”

“嗯,没事。”

安南宽和的应道。

很快,他们三人就结伴离开了房屋。

离开大门时,安南特地回头望了一眼。

这次的房屋,肉眼可见的多了几分生气,温度也是正常的,甚至能隐约听见梅米在屋内走动的声音。

仿佛一些都回归原位一样。

……奇怪。

这是怎么回事?

头像

About Auth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