芭比视频抖app

艾蕾那祖母绿色的瞳孔微微收缩。

浮现在她指尖的,是两张宛如游鱼般交织、巡游的书页。

它以半透明的白色为主色,浸染着仿佛晕染在水中的淡淡血色,看上去像是两条互相交叠的金鱼一般。暗红色的文字在上面游动着……那是至纯至圣的诅咒。

而在她面前,一道有些熟悉、却略有不同的光幕浮现而出:

【赎罪录,扉页、末页】

【类型:真理之书(2/5)(已解锁)】

【剩余碎片持有人:1】

【已显现:3】

【描述:刚刚诞生不久的真理残章,记载着此世万罪千罚的应验之法,当前已获得“背叛”之章。集合四罪之碎片以掌握更多权柄;因已获得“救赎”之章,此真理之书已完全解锁】

【赎罪录(2/5):以“正义”之心或“纯善”之心方可使用:对背叛者的杀生予夺之权】

并非是真理残章,而是真理之书。

因为已经获得了最重要的“末页”,这本书此刻已然成立吗……

清纯和服少女对你笑

安南对照着别人的真理之书,若有所思。

看了一眼别人的卷子,他感觉自己会做了。

虽然还没有收集齐全所有残页,但艾蕾现在就得到了“真理之原型”,已经可以升神了。

也就是说……最后一页才是最重要的吗?不、不对……除了最后一页,至少还需要前面的某一页,才能组成真理之书。不然光得到末页也是没有意义的。

天车之书的最后一页在哪里?

如果按照天车之书独有的收集方式的话……

第七面镜子的话,大概是获得“目录”或是“封皮”的仪式。也就是说,只要安南知道自己的第六面镜子对应着的是谁、再击败作为第七面镜子的英格丽德,他就可以升神了。

因为“光自镜中生”,天车之书的收集方式就是寻找与自己相似而相反的人;但关于“罪与罚”的真理,肯定不会像安南一样。

就在这时。

【那是——我的真理之书!】

突然,灰色的巨手猛然扬起——紧紧握住了虚空中的真理之书。

那是灰色的、如活墓碑般“存活”的魔神。

祂先前被锁链贯穿,倒在地上……仅仅只是在装死而已。正如迈达斯刚刚说的一样,只要能够达成目的、他可以放弃一切尊严。

——但是,安南却完全没有阻止祂。

只见魔神灰色的、满是裂痕的手,一边崩解着一边从虚空中捞过。

但祂却是什么都没能握住。

魔神的动作,迟滞了一瞬间。

【怎么会——】

“……哈。”

安南忍不住笑出了声。

他看向灰色的、连说话都快说不出来的魔神,叹了口气。

“很遗憾,这是……只有【正义】与【纯善】才能使用的真理。

“你或许曾经满足这项条件。因而受到了真理的感召……但你并没能抵御住诱惑,没能控制住自我。从那个时候开始,你就已经失败了。”

若是能将错就错,他也是一位神明。

但骸骨公却偏偏打算放弃骸骨之躯。

这是因为他对自我的认知过高、对世界的认知迟缓僵滞而导致的悲剧。

在艾蕾已经诞生的情况下,祂就不会再有第二次重新获得【背叛】之真理的机会了。

“……从最开始,你就有一个地方走错了,永生公。”

他忘记了、或者说刻意忽略了一件事——神明乃“现世之活柱”。

换言之。

无论是何种真理,它的最终表现都一定是“守序”的。即使是悲剧作家和黑寡妇这类杀人为祭的邪神,也一定具有某种规则……而且都倾向于“力量的约束”,不会放任屠杀、灭绝、培育瘟疫等行为的发生。

即使是悲剧作家,也会厌弃毫无美感的、疯狂的阴谋家,甚至可能亲自出手清理门户;哪怕是黑寡妇那群钻研各式毒药并以人类试药的信徒,从他们手中也会同样的诞生出毒的解药……而且黑寡妇原本就不是人类的神,而是蜘蛛的神。以蜘蛛、甚至与蜘蛛一族友好的其他种族的立场来说,她自然不算邪神。

究其根本……这是因为,神明是【真理】的代言人。

因为真理这种权柄不会思考也无法行动,所以他们需要一个代行者来使得自身人格化、以彰显自己的存在。

即使是记载着【死】之理的真理之书,也不会选中试图毁灭世界、杀死每一个人的疯子。如同红骑士作为战争之神,也不会掀起战争一般。

神明或许各自兴趣不同、性格不同、立场不同……但他们终究是“某物某人的守护者”。

那么,假如世界上真的存在“背叛”之真理。

——它就绝不可能存在于一本“记载了人间诸多恶行”、因而只能选择恶徒来掌握的真理之书上。它至多也只会选择“背叛者的守护者”这样立场的人身上。

而无论是永生公、还是骸骨公……他即使再契合背叛之真理、背叛再多的人,也并不符合这个要求。

他一开始就走错了路。

反过来说。

——如果是“被所有人背叛的人”,反倒更契合“背叛者的守护者”这样的需求。因此之前的骸骨公,即使通过仪式强行获得了背叛之真理,也不会得到真理之书的认可。

从他意识到,自己也是被国民背叛之人……并摧毁了自己的墓碑之后,倒是已经绕了一圈回到原点、能够满足这项条件。

但当时的艾蕾已经比他更要靠前、潜的更深。而且还是骸骨公自己一脚把艾蕾踹过去的……

安南可能是直接或间接帮助成神最多的人了。

他一周目时发明的内燃机,似乎直接催动教国的某人得到了关于“机器”的真理之书,日后想必那位陌生人就会升华成神;而安南这周目,则分别将镜中人和作为背叛天使的安吉洛送到光界。

甚至安南自己也是真理之书的契合者,正在与他的“镜子”们对决、选出最后的“天车”。

虽然永生公可能对仪式了解颇深。

但他对“神”与真理之书的理解,却出了偏差。

从这点来说,腐夫都比他更像是一位神明——腐夫起码也还是会庇护他所制造的“永生者”的。

而骸骨公则只是在利用自己作为神明的权能,制造出更多的“背叛者”、并冷笑观赏着因这些背叛者所引发的悲剧……或许他也只是希望从中获取一丝安慰?

“所以我之前才说……你真的,比艾蕾潜入的更深吗?”

或许迈达斯比艾蕾出发的更早。

但这是南辕北辙之途。

正如艾蕾所获得的《赎罪录》一般。

安南瞥了一眼系统面板。

果不其然。

艾蕾的【纯善】要素,已经觉醒到了78%。

或许正是超过了66%或者75%的纯善要素,让她满足了真理显现最后的要求。

真是讽刺。

永生公当年的所作所为,正是如今将自己击溃的最后一击;而艾蕾所抱持着的无用而软弱的善念……却反倒是她胜出的契机。

“这场关于【背叛】的大戏,应于此时落幕了。

“——你自己觉得,如何?”

头像

About Auth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