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色qpp

() 安南很快就理解了“天车之书”的意义。

不知道是所有的真理残章都有这个功能,还是说这是“天车之书”的独有权柄……他所得到的“权柄”,正是安南最迫切得到的东西。

对玩家的控制权。或者说,删号权。

再说的细一点……就是让安南不爽的话,他一句话就能让你号没了。

顶着一个稀有精英的金名怪模板,安南感觉自己非常的慌。

基于基本的职业理解,他对“玩家”这个族群的尿性,可以说是非常有了解的:

他们在游戏中最大的底牌就是不老不死。

因此他们无畏无惧,不遵守几乎一切规则,靠“俺乐意”的基本思维模式去处事。作为勇者,他们溜门撬锁见什么拿什么;作为超级英雄,他们会轮着别人的轿车揍人。他们会随意用武器杀死无辜的路人,或者手贱攻击村里的鸡。

他们毫无立场可言,做完帮甲方打乙方的任务,转手就可以接帮乙方打甲方的任务。如果发布任务的npc也能被攻击,那么他们可能会两边都杀个干净;如果贩卖或者携带贵重物品的商人战斗力低下(同时长得不好看),他碰到玩家可能就活不到第二天;在街道上骑马从来不看路,开车也不等红绿灯……

一言以蔽之,玩家在大多数情况下,是一群毫无正义感可言的恐怖救世主。

能够切身代入游戏环境,进行沉浸式体验的玩家非常少。绝大多数玩家,都是无情而又冷酷的功利主义者。

对于玩家来说,自己唯一的优势……

抱小熊美女清晨唯美写真图片

……可能就是长得好看。

玩家们对于长得好看的npc或者boss,总是会有更多的宽容。甚至允许他们一定程度的洗白和相当程度的任性,也会有一批狂热粉丝。

但如果长得不好看,那么他们通常不会有去深入了解这个npc的**。

从这点上来说,玩家们都是非常真实的。

而自己较为中性的外表,也或许是最安的……

原本安南对这个问题是持有一个悲观态度的。但在得到天车之书之后,他的思路立刻就改变了。

他虽然在这个真实的世界中成为了一个npc,但他可以删了别人的号……

那他就相当于是这个游戏的g。

甚至在收集天车之书后,他还会变成这个游戏的总策划!

只要他手里能握有些许属于策划的权利,就对玩家的控制力这方面来说,安南就会有极大的自信心。

这算是什么,策划之神吗?

……不过,既然如此。

安南看着那个此功能40:33:23后可使用的属性,下定了决心。

一不做,二不休他打算直接做一套人设出来。

他不能仅仅只借用唐璜的身份,当一个领主了!

他要努力让自己变得更有主角气质!把逼格做出来,最好能让玩家下意识的以为,安南他就是这个游戏的主角……是他们可爱可敬又可亲的阵营首领。

安南深吸一口气,尝试性的碰触了一下天车之书的残页。

它在接触到安南的瞬间,便立刻融化成了一个光斑,在安南的右手掌心处烙了下去,形成了一个奇怪的符文:

一个黑色的圆环,唯独缺了上面的一点。而在缺口处,有一根竖直方向的线段嵌入进来。

安南一开始没觉得如何,还心想这逼格是挺高的。

但他打量了一会,突然觉得这个符号有点像是电脑的电源按钮。再粗略一看还有点像是肉垫……

他还下意识的按了两下。

除了又软又凉的掌心肉之外,他理所当然的什么都按不到。

“啧。”

他摇摇头,没有再多做些什么。

他将自己与唐璜的衣服交换了一下,把属于唐璜的那些东西比如说短剑、怀表和书信什么的,部都放到了自己身上。

属于唐璜母亲的那个遗物戒指,也被他戴在了手上。

直到这个时候,安南在从自己的衣服内兜里,找到了“安南”身上带着的,唯一一件信物。

那是一枚银色的徽章,上面有一个相当精致的狼头浮雕。

狼头只能看到一个侧面。它向右望去,毛发潇洒的狂乱飞舞,而狼的眼睛是非常细小的浅蓝色宝石也可能是冰蓝色的碎钻,但安南对这个没有什么研究。

这是属于安南这具身体的信物。

从安的角度考虑,他应该毫不犹豫的将它扔进海里。从此忘记安南这个名字,以唐璜的身份生活下去……直到时机到来。

但安南定定的注视着这枚徽章良久,突然笑出了声。

“我刚刚在犹豫什么啊……”

他嘲笑着自己的胆怯,把凛冬家族的徽章揣进了怀里。

畏首畏尾。不成大器。

连这个世界的原住民都怕,那怎么去和玩家们斗智斗勇?

就算身份暴露,有人会对自己不利又怎样?

难道自己身份不暴露的话,所有人都会对自己温柔以待了?难道退让就能解决问题?

刚刚从噩梦中出来的安南表示呵呵。

他才刚经历一位正直的护卫被人背叛的经历……如今安南对这个世界贵族们的平均道德水平有强烈的不信任。

他之后会养一批玩家,不去搞事别人都应该感谢自己。还指望自己怕事退让?

没什么好说的。

要有人来找事,干就完事了。

难道该怕的是他们这群会无限复活的玩家们吗?

“……得了,你就安心的去吧,小少爷。”

让唐璜的尸体换上属于自己的衣服,安南把它投入到了黑色的大海中。

看着它很快沉没下去,不见踪迹。

安南嘴角微微上扬,露出一个优雅的微笑。

这个笑容与唐璜有八成相近,相似到令人毛骨悚然:“作为借用你身份的报酬……

“你被杀的仇,就让我来替你报了吧。”

唐璜是昨天或者前天晚上死去的,那个时候他们距离唐璜的新领地冻水港已经只剩下一晚的路程。

从时间上判断,这里应该离冻水港不远。等太阳升起之后,他就可以出发去探索一圈了。

保险起见,安南最后将甲板下的每一个房间都搜刮了一圈,确认仪式已经被终止了。而且甲板中一个人都没有,甚至连具尸体都没有……只是散落着一些血迹。

意料之中的,用于举行仪式的镜子和牛舌都被克劳斯带走了。房间被他用尿冲了一遍,血腥味也变得非常淡了。

但最要命的是,安南发现唐璜带来的那些现金和珠宝,连同那几幅艺术品都被洗劫一空。

克劳斯你不似人啊!

甚至就连马桶、梳子、被子和枕头都没给安南剩下。唯一没带走的,就是压舱的那两屋子满满当当的酒桶了……

这些葡萄酒大概还能卖点钱。但安南自己一个人实在是提不动……

安南心中诞生出了极强烈的吐槽**:

这个克劳斯,衣食住行零零碎碎的东西都拿走了,单就扔了唐璜的一堆这么值钱东西就放在那里不拿你当别人都是傻子吗?

确认克劳斯是真的连一个铜板、一口吃的都没给自己留之后,安南心中默默给他又记上了一笔。

你偷我钱,我记住你了……

把一个尚未开封的酒桶取出,姑且喝了点酒止渴外加壮胆。

安南便带着叮叮当当一堆零碎,背对着刚刚升起的朝阳,孤身一人出发了。

头像

About Author: